朋友们,你们pc端可以改id吗......

突然想起来(。
@罐装青岛啤酒

行船

1

张伟学坏的第十天,薛之谦无论如何都坚持不住了。

礼拜五下午旷课两节,进游戏厅,掐着点儿提前出来,绕道儿再去张伟家堵他放学。口袋里还剩俩币,走道儿胳膊一甩外套肚子里叮叮当当,有只小狗打老远开外就拿眼神迎他,一路瞅,也不往上跟,愣看,等他扭身一拐弯,它后腿一软摔了个实在的屁墩儿。

当然他是没看见,这都属于想像。薛之谦个人的想像里全世界都喜欢他,他就是全世界的共享伟哥。

想到这儿他对张伟讨人便宜的小把戏嗤之以鼻。老早以前,可能就是薛之谦跟学校门口的小流氓混熟以后,张伟就说自个儿要学坏,说是“要去外头的世界看看”。

他信誓旦旦的外面的世界就是门头沟,木樨园,以及丰台某个...

努力和成果无法被视为单纯的自变量与因变量,当中起码存在一个(肯定不止)中介变量,比如个体的专业能力,比如平台推送机制,等等等等,所以一味纠结“我这么努力为什么不怎样怎样”完全没有意义。

完全——没有——意义。

唱着玩儿,耳朵瞎掉不负责。(略略略

觀察一方出事時"部份"非雙擔cp粉的反應

这个观察挺有意思。

因为目前我不太关注所谓的“大薛圈”,作品比人重要,了解后者的成本太高,回报率普遍偏低,除非特别急切想交朋友,否则于我而言这没什么必要。

这篇文章涉及的问题可能,可能啊,就是作品与作者的关联以及同时存在的二者之间无法消弭的鸿沟。

可以想想,挺好玩儿的。

能够引起思考本身就是一种价值,没必要揪住正误不放手。“对错”的使用率远不如“选择”,而“选择”仰赖于你所能接纳编码的信息材料,某种情况下,扩大这一范围比立根破岩中有意义的多。

絕生:

佔tag如題,雷者慎入。


(先打預防針,沒有上升到cp粉群體,單是觀察部分cp粉舉動與部分造成的影響,純粉與cp粉矛...

春夏秋冬。

竟然差点儿错过<Songs>,这张acoustic可是不错。

http://music.163.com/#/album?id=3233033

♿️

汽油:

他说今夜就带我走
他说让我忘了,所有的风。

未命名档案 07


“我曾经很怕做噩梦,又很怕死,现在不了,我只怕醒来,发觉自己还活着。这可能就是人常说的惊喜,惊喜就是错判、欺骗,就是伪装成明天的昨天。”

认识一个月后薛之谦约张伟喝酒,等地铁的两分钟里张伟打开他的朋友圈,看到这样一段话,来自前天夜里十点钟的薛之谦。

算上张伟看过他那两条朋友圈,距离他们上回见面已经三个礼拜。三个礼拜以前去吃早点,遇见了正放下碗的薛之谦,后者意外也不意外,圆滚滚的眼睛眨一眨,挠着下巴朝他点头示意。潜台词大概是“早啊”,也可能是“真巧”。薛之谦没出声,擦擦嘴起身走,擦过他肩膀头的当口动了动脖子,小拇指也蜷起,打了个哆嗦。

张伟闻见一股味道,他喜欢

大门系列完成。

素材源于网络。

图一文字来源:

AI WEIWEI《此时此地》

图二文字来源:

坂口安吾《堕落论》

ps,非手绘。

如果只能看到乌漆墨黑的一片请将亮度调高。

文字来源:坂口安吾《堕落论》

1 2 3 4 5 6

© &lt;(*ΦωΦ*)&g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