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始终听我,却从不作答。

这首歌原来分享过,再次分享主要是因为曹羊这个神经病上了账号疯狂回复,我去年年初的评论被挖坟,丫竟然腆着脸问我“难过?为什么?”

晚上又听了一遍张伟的坏蛋调频,才发现之前都没听完,三遍,次次中道夭折不自知。王文博他妈跟邓裴中意同一发廊的故事挺有意思,初中买我爱摇滚乐知道的寂寞夏日,他们这个名字很对中学非主流的胃口,可惜了音乐不是许嵩的风格没能大火。《这个易同化民族》,多柏杨的名字,理应在热衷丑陋中国人的有志青年间广为流传啊,为什么没有呢,估摸有志青年都不逛唱片店,也不会用电驴。

同期下了一堆专辑,ACDC、齐柏林飞艇、robert johnson、nina simone、惘闻,还有一外国女模儿发的专辑,除了国产流行什么都听,来者不拒。那时候没什么特好用的音乐软件,听爵士用看道,听民谣独立用小众音乐,这些年过去小众还是我记忆中独一无二贼几把丑的破程序,用着还总卡,动不动就断网,印象中汤旭那首岛歌我刷了半个小时才刷出来,后来喜欢这歌甚至紧跟着听了陈绮贞张悬,主要是为了对得起断了又刷刷了又断的那半个小时。

最常用songtaste,有个叫tomi enn的博主成天发外国歌,英美日韩各类小语种一应俱全,品味在全民老鼠爱大米的年代里还是比较高级。比较讨厌的是他从来不给歌名,永远要用一个与“若是我带着醉意出生,或许我会忘掉所有的悲伤。”同类型的句式假冒题目,各种天使各种眼泪,脆弱崩溃范儿,孤单寂寞冷。下到本地的文件有时候会在文件信息里保留原歌名,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电脑的记忆力比人好这么多,清楚又有条理。

大概半年之后我就用不着它了,有些歌儿的文件信息里包含网址,捯着就找过去了,翻梯子也容易,印象中那啥pn还都低端线路免费,高端才包月。包月这词儿也比较神圣,不像现在饿了么定个早点都得包月。去俄罗斯网站下重金属激流,还有metalvideo专门下mv,其它小网站记不住了,反正是越看不懂越新鲜,周末不挪窝一听能听一整天,相应的作业只能留到周日夜里赶,不到两点闭不了眼,闭上眼脑袋里全是数学公式和阅读理解的最后一段。用外网容易看不懂,英语没事儿,别的只能一切依靠谷歌网页实时翻译以及天然第六感。

主要是第六感配合原有网页使用习惯。网页设计逻辑不变的前提下全世界的网站结构都相似,当时我是这么觉得的,中国的网站里下载应该在这个地方,外国的应该也差不多,不管用什么语言,有些事儿上头世界人民之间的隔阂不大。

其他的博客大巴加豆瓣基本都能解决,各种音乐包,根本没有歌荒的时候。现在再想还是佩服这些音乐博主,自个儿靛蓝自个儿听,听完了拣选攒集打包还他妈得配个封面,经营个博客比如今所谓音乐大v可是惨多了,累的跟孙子似的还没打赏。当时初中还没毕业,混杂着什么都愿意听,可能启蒙得不算太晚,那以后再听新曲风都是惊奇怎么还能这么玩儿,要说接受不了恐怕只有初音未来刚出那时候,是真不明白有什么好听的,这么些年过去才知道它唯一迷人的不是音乐本身,而是“当音乐假装与人无关”带来的科技陌生感。当然,要是能真的无关,那可太爽了。

十年里累计能听到十万首,平均下来还挺吓人的,中学不管课间午休上下学,写作业都得戴耳机,大学也是,为了歌儿和有空调的图书馆放弃了学业与社交,无怨无悔还治好了母胎音痴。

17年过去一大半儿,刚去看了看,私人音乐杂志关了,原先用的外网墙了,声音止痛片的豆瓣小组与论坛有关的最近一条回应是在2014年,博客大巴全面整顿。我也说不太清我失去了点儿什么。更没想到,刚上线了一零、一一年崔健跟北京交响乐团合作的摇滚交响,一首假行僧过门儿进到一半,我他妈竟然打起了盹儿。

突然就想起来张伟说的老炮儿没劲论。太高深的东西容易没劲儿,有劲的东西容易浅薄,怎么平衡无所谓,反正也没认真在乎它是不是平衡,反正对大部分听众来说,音乐压根不是音乐,音乐是说话,最好是聊天。

那就能解释为什么张伟那些个有钱声儿的歌我没法共鸣,跟阳光草地抱着乌克丽丽的小美女一样,他们的快乐极其苍白,尤其他近来的歌儿,几乎没法更苍白了。快乐是比悲伤更难被深刻感受的东西,它的传达作用时间极其短暂,这种情况下再去进行抽象化,他的快乐几乎没有任何力量。不是说歌词里没有意象,而是你去琢磨他的词,你会发现没什么可琢磨的,一张白纸,一张写着“普天同庆”的白纸,你既不知道有什么可庆的,也不知道该跟谁在一块儿怎么庆。

原来还听人说他词儿写得好,怎么说呢。民间语文,重点传达了张伟始终在聪明又努力地完成命题作文这一事实。他说自己写歌词的过程是这样的,定主题,想方向,往里怼材料,完成。这跟中学老师教的作文套路一模一样,他的歌词跟文学创作这事儿关系不大,也扯不上什么文学素养,只能说明他脑子好使,同时还是个努力型选手。

他不是说自个儿以后赚够了钱就出摇滚吗,当时我就琢磨他会做什么主题,抽象还是具体,快乐还是愤怒,他又有没有能力让自己免于符号化、口号化的滚圈窠臼,这些问题在答案到来以前全部毫无意义。

我个人相信他能做出一张好专辑,音乐性维度上的好,别的我不抱希望,毕竟时下连逼哥都无话可说转行搞室内乐了,一个前朋克选手能不能伏地挺身把自个儿撑起来,天知道。

六段,还是五段访谈里,最让我喜欢的是他说大乐去他们排练的小屋外头敲窗户,他差点儿给人轰走那一段。如果他还是个这样的张伟,他一定能做好他想要的音乐。

絮叨哟,楼下环卫都上班儿了,赶紧把崔健关了吧,明儿该拿保温杯了。

评论(12)
热度(17)

© 李桥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