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始终听我,却从不作答。

“处于当下这个时刻,我倾向于把你的解释解释为单纯的解释。
原本我是流动的,让我失去了继续流动向你的动力,是你的责任。
你敢不敢承认,你就是做错了。”

“要是能够承认,谁还会犯错。”

评论
热度(5)

© 李桥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