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始终听我,却从不作答。

如果你看了大老邓同志的微博,那你也可以受累进来看看这个。

事先声明,我没有队,我自己跟自己一队。更改了部分措辞,再多的让步我做不到了。

我过不去自己良心这一关。



我们先来厘清“可悲”和“可怜”的概念,看看它们是否符合你所使用的语义指向。

之前我在评论里说过,可悲与可敬是一对反义词,它们不可能同时应用于同一个体,它们的内涵中存在一种天然矛盾,而这种矛盾在于主体对其命运的不可抗性是否了解。

悲剧之所以伟大而不愚蠢,在于悲剧主体所遭受的每一番撞击都是他“无法选择”、“无以抵抗”的,而他对此知情却仍一意孤行,奔赴命运。这种前提下的反抗才能被称为反抗,而非妄动,个中你能窥见的伟大,是燃烧的火光。你告诉我,谁有资格称之为可悲。

这是可敬,万里挑一。

你说他“被动地跟整个世界对着干”,我没法说服自己同意。被动的意思是我不愿意可别人逼着我去。

谁逼他了?谁用语言用暴力指使他必须抗争了?

只有他自己。发自本心的被动,这叫主动。

我知道你们认同他为英雄猛士,但有一句话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神也是人。那么问题来了,神都是人,英雄凭什么不是?

不拿他们当人会怎样?一面捧他上天一面贬他入地,精神上理智上敬仰他,感情上却有怜悯。他作为一个思考材料没能让你的感性在原有基础上稍有受控,反而是后者绑架了前者,这无益于你对他或由他揭示的母题,即生命本身做出合理而成熟的判断。

你知道整篇文章中那些地方最让我不舒服吗?你说他被动,说他讨好,他的不安全感被你述作谄媚。

这不合理。

他的焦虑是本体论焦虑,是全人类都要面对的因丧失存在感而产生的威胁感,是“无用的激情”。罗洛梅和萨特都谈过这个,这跟简单的“要人喜欢”绝不等同,后者只是前者的浅层行为表征。

没人喜欢被“可怜可悲”这座大山扣上脑袋,如果你觉得这是我抠字眼小题大做,那你来告诉我,“丫真倒霉,但真牛逼。”和“可怜啊。”这两句话,你能否读出语义或情感上的区别?

他受过挫吃过苦,前半生里挤满了二百五,你认为这是苦难,你心疼,这没问题。但这就是生活,它公平无差别地讨厌每一个人,任谁也没资格例外。人人必要遭灾,而他为你演示的只是当中较为炫目的一出。究其实质,为了理想死磕势必比为了稳妥努力更高贵?琴棋书画势必比柴米油盐更稀罕?理想与现实的落差不是街上一个坑,你能跳过去而我不能,它是飞机四面夹击的气流,上头的人甭管是不是大尾巴狼都得颠着。扩大苦难与无视苦难一样,都是无耻。无耻在于它既不尊重事实,也不尊重每一个正与苦难真实角力的灵魂。

你可以看看颜峻99年给吴吞做的采访,里头吴吞有句话说得特别到位,摇滚需要更伟大的观众。观众不能只是围观音乐,他要了解,要理解,要参与。正如英雄不需要悲天悯人强行流泪的爱戴者,他需要有人跟他站在一块儿,说理解,而不是摸着脑袋说他可怜。

感人至深吗?没错,但它除却充当群体情感刻奇的传播载体以外难有他用。

即使是艺术最终也要回归生活,去过一万场音乐节回过头来生活照样趴在我们身上,场内蹦跶几个小时可能改变不了什么,但除了自拍技术其他技能该跟进最好还是别含糊。

大蜜都喜欢自称亲妈,嘴上说说开玩笑挺好,慈母手中线这种感觉形象还亲切,说到最后却总有人给自个儿绕进去,没完没了地把他往小了看,三十多岁了合适吗?少年感是生命力和面对自我的真诚,不是脆弱敏感像个宝宝,小心热爱跑偏了方向,于人于己都尴尬。

以上种种你要是能看完,一定觉得我把话说重了,对你的观点有所曲解。我无法保证对你提供的文本能够百分之百正确理解,如有重大偏移请你给予反馈,聊到最后无话可说我们和平say goodbye,没问题。

最后啊,来而无往非礼也,既然你讲了个故事,我就也讲一个。

老太太林间寡居,每月拿县里三百块钱的补贴,吃喝辛苦却还想办法存钱,存了钱没别的,唯一爱好就是买了老干妈喂林子里的猴,直给人喂得后头冒火七窍生烟,老太太俩手一拍,才道成了。时运不济,这个月老太太买了老干妈路过人家菜园子,诗兴大发正要自娱,看家的大黄狗窜出来不由分说一口咬上脚后跟。挣开往家跑,当夜里发烧脑热,眼看着时日无多。

临死老太太就想吃颗葡萄,塌了眼皮等着,熬上三天终于等着响动。原先让她喂得冒烟那只猴捏了颗葡萄在窗户边蹲着,俩眼溜圆盯她。老太太没辙,伏低做小地求,终于给人说动了,伸手递她。老太太嘴碎,得了便宜还叨叨,埋怨它怎么也不知道多拿点儿。猴不高兴了,葡萄收怀里,一步蹦出两米远。这时候猴张嘴说话了。

“你站起来,”猴说,“自个儿来拿。”

老太太还真就站起来了,怎么就着急往外走,一步踩不稳当脚底下拌蒜,咣当倒地一头磕死。

到这儿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早前什么好事儿不知道干,受难了才想起求人,这才是你所说的可悲,不仅可悲还可笑。

猴儿后来跟我聊这事儿还问,你知道老太太为什么一头磕死了吗。我说不知道。你猜猴儿怎么说?

嗐,脚跟都没站稳就敢往前走,自个儿作的呗。

有意思吧,讲故事最大的好处就是这个,似是而非,稀里糊涂地谁也没提,该骂的却都能骂痛快了。

其实到这儿我已经有点儿不知所云了,今天晚上一直在飞机上,这些都是途中电脑打出来的,恰不恰当的你多包涵。最后送你一段话,特里•伊格尔顿在《人生的意义》里说的,如下:

“如果悲剧千方百计告诉我们,人类不能照老样子生活下去,它是在激励我们去搜寻解决人类生存之苦的真正方案,而不是异想天开、渐进改良,也不是感情用事的人文主义或者理想主义的万灵药。”

评论(29)
热度(63)
  1. 自行车XXX城纷纷粉粉哒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请当看不见)
    独立思考,有点自己的东西,甭跟着别人走。

© 李桥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