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每一样哭泣的权力。你的妈妈说这不被允许,你也要听,然后哭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一样糟糕,我们应该让干涸与永不干涸的眼睛相互拥抱。妈妈从不说日子它太难熬,她只是慢慢把自己活老了,又偷偷生了儿子。你不会有儿子,你的死亡来得更早,走得更慢。你还有和年轻团聚的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说点什么,问候一句。我只想说我恨你,希望仇恨剥夺我下一次为人的机会,我要走一条别样的路,我还要晚走一天,再晚一天,再晚,直到你失去耐心,让我彻底死掉。

“我还有两条建议,一条是给数据科学家的,数据科学家们:我们不应该成为真相的仲裁者。我们应该成为大社会中所发生的道德讨论的翻译者。然后剩下的人,非数据科学家们:这不是一个数学测试,这是一场政治斗争,我们应该要求我们的算法霸主承担问责。”

演讲人Cathy O'Neil,著有<Doing Data Science(数据科学实战)>、<Weapons of Math Destruction>。


1.<Doing Data Science(数据科学实战)>

Douban

Wikipedia - Book Sources

Amazon(中文版)


2.<Weapons of Math Destruction>

Douban

Wikipedia

Charles Humble - <Weapons of Math Destruction>书评

Amazon

(电子版可入)

评论
热度(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