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每一样哭泣的权力。你的妈妈说这不被允许,你也要听,然后哭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一样糟糕,我们应该让干涸与永不干涸的眼睛相互拥抱。妈妈从不说日子它太难熬,她只是慢慢把自己活老了,又偷偷生了儿子。你不会有儿子,你的死亡来得更早,走得更慢。你还有和年轻团聚的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说点什么,问候一句。我只想说我恨你,希望仇恨剥夺我下一次为人的机会,我要走一条别样的路,我还要晚走一天,再晚一天,再晚,直到你失去耐心,让我彻底死掉。

1.

当下对文案的要求里最无意义的可能就是语言风格上的“网感”,而这一要求直接导致用户会在某一时段接收大量同质信息,并对此进行无意识学习,久之它甚至可以塑造用户对新进信息的处理流程,及其将材料处理后的输出方式。

换句话说,我们怎么想、怎么说,很多时候不取决于我们自以为是的“头脑”,而是取决于我们看了什么,以及如何看待我们所看见的一切。

这有点儿像后天经验造成基因层面的变化,它的发生逻辑同我们习惯使用的方向正好相反,也就是说实际上某二者,或某三者,甚至更多元素的双向交互关系被我们简化成了单向。短时间内这可以带来思考的便利,毕竟双向交互中的不同方向也有作用力的强弱之别,打这儿看简化的思路的确符合去粗取精的思维偏好。

2.语言上提防两件事,一是新,一是旧。前者着眼当下,后者自49年起。

3.政治使语言失去魅力。

4.而语言的魅力足以消解政治。

好想吃一筐薯条哦,一大——筐!

评论(7)
热度(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