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每一样哭泣的权力。你的妈妈说这不被允许,你也要听,然后哭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一样糟糕,我们应该让干涸与永不干涸的眼睛相互拥抱。妈妈从不说日子它太难熬,她只是慢慢把自己活老了,又偷偷生了儿子。你不会有儿子,你的死亡来得更早,走得更慢。你还有和年轻团聚的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说点什么,问候一句。我只想说我恨你,希望仇恨剥夺我下一次为人的机会,我要走一条别样的路,我还要晚走一天,再晚一天,再晚,直到你失去耐心,让我彻底死掉。

_ “按照传统看法,正是意识使人类的苦难与死亡比其他生物的苦难与死亡更为感人。但这种意识是一种特权,痛苦则是它的镜子。动物和无生命的生灵甚至享受不到这种特权,这使得它们的灭绝(森林中成千上万被砍伐的树木,如同人坑中的尸体排成行)更为不公平,使它们的牺牲更加令人揪心。

如今命运对等了,因为人类的苦难已经变得跟动物和树木的苦难相差无几:人的苦难也换不回任何东西,任何东西在某个其他世界(甚至是内心世界)中再也无法赎回。‘低级’生命的非人状况变成了我们的状况。而这使我们更加感受到它们所忍受的痛苦。”

_ Jean Baudrillard

评论
热度(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