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每一样哭泣的权力。你的妈妈说这不被允许,你也要听,然后哭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一样糟糕,我们应该让干涸与永不干涸的眼睛相互拥抱。妈妈从不说日子它太难熬,她只是慢慢把自己活老了,又偷偷生了儿子。你不会有儿子,你的死亡来得更早,走得更慢。你还有和年轻团聚的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说点什么,问候一句。我只想说我恨你,希望仇恨剥夺我下一次为人的机会,我要走一条别样的路,我还要晚走一天,再晚一天,再晚,直到你失去耐心,让我彻底死掉。

喜欢不喜欢谁没所谓的,不管他是瑰宝还是垃圾,只要我喜欢就够了。但这份喜欢不意味着“我为此放弃为人的尊严”是合理的,也不能为言行失当开脱。

与此同时希望大家能想想看,二十上下的年纪为沉迷两个月的偶像发声,此时表现出的不体面究竟应该归功于谁。

是连面都没见过的偶像本人吗?

不如说是眼下的流行文化环境对偶像文化的过分依赖,以及我们习以为常的娱乐精神。

击倒标靶有多容易,树立新标靶就有多简单。

总之,我认为偶像(注意,偶像不等同于音乐家、作家等以工种为划分条件的具体行业身份)可以接受一定范围内的预支言行束缚,但出了事就完全归责于某一个体,这则是我们在以击溃他人的方式原谅自己。

(而且微博现在真的傻,傻透了。

评论
热度(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