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能不能听也得分谁说,新华网说别人不尊重“行业与观众”——

你也配?

音乐人有没有资格上舞台只看作品,beat不行flow不炸都可以认,可这跟“爱与和平”有个鸡毛关系?什么是爱哪儿有和平?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你说了算是吗?凭什么?就凭你名正言顺愿意自断双腿?

嘻哈招你惹你了?吃你家大米了还是侮辱你家妇女了?你家大米你可以自己去要,你家妇女的事情永远是你家妇女自己的事情,轮不着你强行出镜就别在这儿借题发挥。

口径一如既往是钱权双响炮,姿势丑陋勇气来凑,隔着网线这朽臭味儿大得能掀人个跟头,小算盘打得溜溜儿响,分分钟一出dj红歌社会摇。要么都说越是优秀的同志越是辛苦,身处“机关”沾不上脏活儿累活儿,干的事儿却比谁都脏,上赶着摇旗呐喊比谁都累。

任谁都活不过二十一世纪,耻辱柱上早就预留席位,总会时过早晚境迁,在座各位一个都跑不了。

可别他妈点名了,你奶奶的比谁都他妈恶心。

——
今儿晚上又回去看了《嘻哈》和《川渝陷阱》,一个原本牛逼的音乐人为了活命而不得不收敛自己的牛逼,一个具有牛逼潜质的准音乐人为了活命不得不抹杀自己升级的可能性,这些都是大巴掌,打的是我们所有人,自诩正义,对“损失”极为敏感而又对“恶”毫无戒备的“道德人类”。

收敛抑或被迫收敛,阴三儿的事儿还有人记得。现在的pgone有走向牛逼的潜质,耻辱的是倘若他被扼杀,起因不是他被艺术抛弃,或他抛弃艺术,而是在他尚未给出答案之际,公权力就消解了他的话语权,只因为他不会按它的规矩办事。

换汤不换药,我们以为发出了声音的人从未发出太多声音,因为mic不在MC的手里,而在满街标语滚动二十四字背后那东西的手里。而除它以外的每一个人,你我他模糊发出的那些声音究竟是乐音还是杂音,我们无权决定,全凭它一声令下。

在一个没有人道的环境当中,任何人都会变成符号被归纳、被计算、被提取、被消除,或早或晚。

——

谠晸宣传口的水平不能说明谠的水平,只能反映国家公民在谠眼里应该具有的水平。

那么问题来了,谠媒日复一日犯蠢究竟是谁的锅:)

科科。

评论(6)
热度(20)
  1. 花会红罐装青岛啤酒 转载了此音乐
    是否有一天民众变成傻子 权威就满意了。
  2. 罐装青岛啤酒 转载了此音乐
    下面有请桥头发言。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