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每一样哭泣的权力。你的妈妈说这不被允许,你也要听,然后哭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一样糟糕,我们应该让干涸与永不干涸的眼睛相互拥抱。妈妈从不说日子它太难熬,她只是慢慢把自己活老了,又偷偷生了儿子。你不会有儿子,你的死亡来得更早,走得更慢。你还有和年轻团聚的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说点什么,问候一句。我只想说我恨你,希望仇恨剥夺我下一次为人的机会,我要走一条别样的路,我还要晚走一天,再晚一天,再晚,直到你失去耐心,让我彻底死掉。

  2001年7月29日星期日下午两点许一号院
  
  爸爸,你喜欢音乐,喜欢艺术么?
  那么,别再悲伤,别再悲哀了。因为,你唯一可悲哀的是:你的两个儿子都是音乐家,都是艺术家。他们和你一样。
  不被承认不要紧,重要是他真是。
  如果我和弟弟天生与音乐、艺术无缘,如果生成的是一双数钱的手,那么,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坏就坏在天生下来就是干这行的!
  那么,爸爸,认命吧。
  真正的艺术,是苦难的儿子。我们还并没有苦到头,还没有苦到成熟,因此,还没有生出儿子。弟弟少年得志,早产了些儿子,然因先天不良,还不够日月,于是便先后夭折了。
  然而,够了日月我们是会生出成熟的儿子的。

评论
热度(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