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往前翻一翻,如果你觉得我不是很讨厌,那时候再关注也不迟。

凌晨两点:月光。火车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个远远的镇子的点点星火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忽不定。

当一个人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当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际,

他绝不会想起他在那里。

或者当一个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变成某些闪忽的火花,蜂群,

虚弱而寒冷于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强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轨迹》

评论
热度(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