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每一样哭泣的权力。你的妈妈说这不被允许,你也要听,然后哭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一样糟糕,我们应该让干涸与永不干涸的眼睛相互拥抱。妈妈从不说日子它太难熬,她只是慢慢把自己活老了,又偷偷生了儿子。你不会有儿子,你的死亡来得更早,走得更慢。你还有和年轻团聚的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说点什么,问候一句。我只想说我恨你,希望仇恨剥夺我下一次为人的机会,我要走一条别样的路,我还要晚走一天,再晚一天,再晚,直到你失去耐心,让我彻底死掉。

凌晨两点:月光。火车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个远远的镇子的点点星火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忽不定。

当一个人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当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际,

他绝不会想起他在那里。

或者当一个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变成某些闪忽的火花,蜂群,

虚弱而寒冷于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强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轨迹》

评论
热度(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