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每一样哭泣的权力。你的妈妈说这不被允许,你也要听,然后哭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一样糟糕,我们应该让干涸与永不干涸的眼睛相互拥抱。妈妈从不说日子它太难熬,她只是慢慢把自己活老了,又偷偷生了儿子。你不会有儿子,你的死亡来得更早,走得更慢。你还有和年轻团聚的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说点什么,问候一句。我只想说我恨你,希望仇恨剥夺我下一次为人的机会,我要走一条别样的路,我还要晚走一天,再晚一天,再晚,直到你失去耐心,让我彻底死掉。

卜岳 | 陷阱

很好:)

吵原:

预警:Explicit(就是成年限定的意思)。故事梗概就是吵吵闹闹甜甜蜜蜜第一次。


这算是“想看岳岳追凡子”的那个梗。而且又写成轻松向了,我怎么回事。


其实本来不打算写卜岳了…可是世事难料,对不对爸爸。








01


 


卜凡找上门儿的时候木子洋正在睡觉。


他睡觉不能锁门这是公司强制规定的,万一锁了光砸门能把人气出脑血栓;可是没锁冲进去把人吵吵起来可能被木子洋踹出脑血栓。所以保险起见卜凡揪着灵超去开他的门。


弟弟一脸八卦,“凡哥你找我洋哥干嘛?”


卜凡脸上红了又青,“小屁孩别打听这个。”


灵超含着棒棒糖,腮帮子鼓出一个圆,“你和岳岳妈妈吵架了。”


卜凡:“我没有!你赶紧的去去去把人叫起来。”


灵超:“洋哥说男人的没有就是有。你俩为啥吵架?”


卜凡抓着他肩膀往前推,“没吵!”


灵超继续:“洋哥还说你俩床头吵架床尾和。你们去睡一觉吧,睡一觉就好了。”


卜凡差点儿往后跳起来,他处理器内存不够理解这个睡觉是几个意思,支支吾吾连个下句都接不上来,一气之下采取暴力手段拎起小崽子推开门往木子洋床上一扔,再闪电转身把遮光窗帘拉开。


下午的日头和木子洋的脏话同时击打了这个房间。暴躁的超模掀了被子就把小弟摁怀里,“李英超我日你——”一双眼半睁不睁看见床头站着尊黑脸佛,又愣了。


小弟无辜地挣扎,“凡哥找你!!!”


卜凡看着这个场景不知道该说啥,就清清嗓子接,“洋哥……”


“洋哥你大爷!”木子洋抄起枕头就往前砸,“帘儿给我拉起来!”


卜凡耷拉着手立正认错,“……不是,洋哥我真找你有事儿。”


木子洋甩甩刘海儿泄愤地挠乱怀里小弟的头发,“哎哟我困——你咋了,天塌了?”


他大个头弟弟扭扭捏捏坐到床边儿,嗯了两三声,才说,“我和老岳……”


灵超蜷在他洋哥怀里:“吵架啦!!”


“没有!”卜凡三两下拽着小孩儿胳膊把他推出门外、关门落锁,才又开口,“……就有点不对劲儿。”


 


所以,他这个傻弟弟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事情开始变邪乎的。


木子洋把发带一套,下床去洗脸。卜凡别别扭扭地倚在卫生间门框上挠头,“……就这几天。”


 


其实是有两个精确的时间点。


 


周一他们去拍杂志,照例两两一组室内室外同时开机。老岳穿着个领口特大的条纹衬衫,卜凡瞄了一眼,也没多想什么。拍摄的时候他们被要求配合,他照常搭着岳岳肩膀摆个酷,一条就过了。工作人员换相机,什么设备好像不见了,一群人乌泱泱跑出去找,只剩他和老岳站在棚里,还保持那个姿势。


岳明辉有点儿累了,头靠他肩膀上。这样他胳膊搭得也更舒服点,指尖触到哥哥衬衫大领子裸露出来的一片皮肤,鬼使神差一只手就顺着领口溜进去了。特别自然——起码老岳没什么反应,他觉得自己手心太热,而老岳出了一层薄汗,皮肤泛凉,特舒服。他把整个手掌靠上去,哥哥还是没反应,他就往下伸,摸到一个凸起。


岳明辉看他一眼。


他当然知道那是哪,有点尴尬但是他觉得自己可以不动声色地把手挪开——结果他并没有——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还是拍摄累着大脑短路了,他捏了一下。


岳明辉又看他一眼。这一眼还是很平静,好像他们每日每夜都做习惯这种事儿似的,他连躲都没躲,嗓子里还咕噜了一声。


卜凡心里想……日,他已经忘了他当时想什么了,总之他傻逼了,他又捏了一下。


这次应该是不舒服了,岳明辉抬起手,拍了一下他埋在衬衫里的手背,他一缩,这回捏重了,他哥哥颤了颤,抓住他的手。


总之,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他揪着老岳的胸,老岳摁着他的手。这是一种怎样奇妙的掣肘关系,他们莫名陷入一种尴尬的死循环。卜凡觉得自己应该是脸红了,不然怎么脸上烫得令人发指,他嗫嚅了一声“哥哥……”,他哥哥看着他怔了一下,接着神色如常,把自己手拿开了,还是一副弟弟搞事而他无可奈何的口气:“哎呀……”


卜凡心里想哎呀你个头——他迅速把手从他领口收回来,掌心清凉的质感没散去,他觉得这只手就跟多长了似的没地方放,不知所措地背在身后。他哥哥从容多了,隔着衬衫揉揉自己被摸过的那块儿胸,还做出了客观公正的评价:“手挺烫啊。”


卜凡咻地转身跑了。


 


“……你就跑了?”木子洋一脸不可置信。


“那我就…我不是去看你俩拍摄了吗。”


“但回来车上我看老岳也没怎么样啊?”


“对、对啊!”卜凡心虚,“他是没生气也没再提。我也,我也,没当回事儿……”


人精你洋哥敏感地抓住重点,“你没当回事儿。”


“没有!”卜凡正色,“洋哥,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我是不是一直,正人君子,光明正大,绝对不干那种坏事儿…梦里也没有,绝对没有!”


木子洋心想这句话该录下来,这就是他教小弟的“男人说没有就是有”典型案例。卜凡说完没有还奇奇怪怪地羞涩起来,耳朵根连后脖颈红了一片,全面演绎不打自招。木子洋给他面子没戳破,自顾自问,——那另一个时间点呢?


 


就是刚才。


他们今天没通告,老岳睡过了,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到厨房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半,卜凡正在吃外卖,他凑过去看了一眼,宣布要跟卜凡分享那碗黄焖鸡米饭并自行加份吐司,美其名曰周末brunch。结果他找了一圈家里只剩一片吐司,fine,涂了厚厚一层蔓越莓酱,直接上嘴咬。


 


卜凡端着杯水坐吧凳上欣赏他哥哥早餐吃播,怎么看怎么傻,这人到底怎么在英国活下来的,吃个吐司鼻尖嘴边全是果酱,红澄澄沾了半张脸。他拽着纸巾走过去,“闭眼闭眼。”一张纸不够擦的,鼻子上还有一点儿,他用食指给他抹了,习惯性——他妈的讲给木子洋听的时候他才觉得这个“习惯性”太怪了——吮了下指尖。


岳明辉把右半边脸转过来,“这儿有吗。”


有,真有。他左手是纸巾,右手抹过了,一瞬间觉得没法擦,就直接……直接,直接从他嘴角吃掉了。


就是这么邪,他自己主动凑过去的,连舌头都伸了,覆盖的范围绝对、绝对包括了哥哥嘴唇的一小部分,因为他还品味了一下这个质感:很好,又甜又软。


这四个字蹦出来的时候他就后知后觉地僵在那儿了,还维持着亲密的姿势,鼻息微微喘在岳明辉上唇。不开玩笑,真是大脑一片空白,连他妈上台唱巴比龙耳返没声他都没这么空白过,结果岳明辉稍稍侧了一下,眼皮都没抬,多习惯似的,就那么大大方方亲了他一口。


 


对嘴的!!!


 


卜凡又激动又不忿地在木子洋房间里跺脚,“初吻!!!洋哥!!!”


木子洋盘着腿坐在床边若有所思。


“而且你知道他什么反应吗——”卜凡两个胳膊一张那~么长,“没,有,反,应!”


日了。


真的没反应。亲了声儿带响的,岳明辉竟然就继续淡定地扒拉着吃他的黄焖鸡了。


妈的,该死的黄焖鸡。


 


——所以,他怎么了?不对,老岳怎么了?还是这个世界怎么了?卜凡开始认真怀疑人生,他弯着腰跟木子洋freestyle,洋哥,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木子洋:“……你这句是抄崔健。”


 


他对这个弟弟没辙。他甚至心想真的假的你从摸进去老岳的胸才觉得不对劲儿——你他妈活了二十几年之前跟别的男人有没有过一刻不停的搂搂抱抱亲亲挽挽你进了大厂那么多基友你后背抱过吗?你揉过他们腰吗?你捏过哪个弟弟耳垂不撒手你掐哪个哥哥大腿根儿了?


但是木子洋这些什么都没说,他语重心长地拍拍凡子的肩,“妈耶。我也不知道耶。”他耸耸肩去找鞋穿,“说不准老岳就是这样,英国回来嘛,人高端,亲习惯了。”


“不是!”卜凡坚定拒绝,“他肯定不是。”


“那他对别人就不这样?”


“他不这样啊!”卜凡跟着他进衣帽间认真解释,“哎你看大厂里那些哥们儿想亲他干嘛的他都躲。他真躲!”


木子洋拎出一双球鞋眯着眼看看号,“——李英超!!!”他大喊一声,“小崽子给我过来!!又把鞋放我这儿……”他转头跟卜凡说,“也就是说他就对你一个人这样呗。”


“啊。”卜凡点头。


木子洋:“所以……?”


卜凡:“所以?”


木子洋:“他可能……?”


卜凡:“他可能?”


木子洋:“………滚球吧你自己想去吧。——李英超!!!”


小弟呱唧呱唧在楼梯上跑,“我错啦———”他的声音渐行渐远,“我下楼啦你抓不着我———”


 


卜凡猛地抬头:“…我操。”


 


 


02


 


木子洋在一楼等外卖的时候顺手把去地下室找充电宝的岳明辉拦下了。他上下扫了一眼,别有深意,“老岳,你挺牛啊。”


岳岳一头雾水:“咋啦?”


木子洋慢悠悠,“凡子刚才找我,说了点儿东西。”他停顿一下,斜着眼看他,“刚搬家,你俩刚一屋,等不及了?”


岳明辉一听就笑了,小虎牙露出来又藏住,抄着兜跟他面对面,“哪个事儿呀?”


“……今儿中午。”


“噢——”


“还有拍男装那天。”


“那他记性不好,”队长抬抬下巴一个心安理得,“比这可多着呐。你哥哥还没下猛药呢。”


木子洋啧啧:“……老岳你不是人啊。”


队长往上瞄一眼,也不知道指谁,意味深长地说:“彼此彼此。”


“……”木子洋罕见地怼不出话了,他想了想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只能拍拍大哥肩膀留下一句忠告:“我看凡子心态快崩了,你别吃不了兜着走。”


岳明辉转身上楼梯,声音里都是春风得意:“你爸爸等的就是这个。”


木子洋抬腿要踹他,“……心机。”他站稳了想想又喊,“办事儿锁门!”


上面遥遥传过来一句,“诶,借您吉言。”


 




下面走链接。






-






安利一篇资源帖,是关于说唱的干货知识。喜欢岳岳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他爱的音乐,毕竟他一直以来都是想做歌。感谢做整理的桥头老师。其实从rapper(特别是喜欢Dr.Dre)的角度来了解老岳的话,就觉得他挺酷的,全方位多样化的酷。


(并不妨碍想日他


-




石墨这个排版真的好烂。没有段间距真的,硬伤。



忘开评论了。还开吗?想了想,算了。看着玩儿,实在有想说的私信吧。

评论(6)
热度(175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