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往前翻一翻,如果你觉得我不是很讨厌,那时候再关注也不迟。

总之骑行没有什么不好,就是有点儿费裤子。

“和你同室而处的每一秒,我都在与你分别。”

一转眼我们的城市又到了夏天

对面走来的人都眯着眼

人们不敢说话不敢停下脚步

因为心常常带来危险


“You can be mad as a mad dog at the way things went.You can swear and curse the fates. But when it comes to the end, you have to let go.”

_

有时你会发觉,你已经没有精力去支撑自己的年轻,有个声音说道放弃或许是个好主意,但你又因不想过早被剥夺自杀的资格而拒绝了它。

崩坍的建筑仍是建筑,荒原不配嘲讽其脆弱。

黄土漫天的时候你会张开嘴想想,等待着,直到你们融为一体,你成为下一幢孤耸的房屋。

@罐装青岛啤酒 这回不套你钱了,放心。

“在肉体的行动中,我们污染了我们存在的界限,而在自我污染的过程中,我们穿越了它。”

– 乔治·巴塔耶

补完尾款很难想象专辑为什么会有1.3公斤——

韩国空运半块砖吗。

纪实文稿《无缘社会》值得看,被采访群体是摇摇欲坠的一些局外人,这些生命于运转着的大系统而言早已失效,当然谁都一样,延续生命影响力的特权本身也是会死亡的。同名纪录片有空也应该去瞧一瞧,我是很想知道被尸水浸湿又理净的地席是什么样子,坐在上头的邻居会不会也想打开电视,就这样坐着看上一整天。。

眼下在做日本新浪潮导演合集,有些资源找不到真是心急,做完寺山修司就卡在铃木清顺上,《愛妻くんこんばんは「ある決闘」》还有《港の乾杯 勝利をわが手に》怎样都找不到,那么就在合集文件夹里放一个作品列表吧,提醒一下即使这些都看过,还有那几样作品等...

“等到我终于沉沉睡去差不多已经是早上了。有关于那个沙漠里的咖啡店,我做了另外一个梦。这一回牛仔就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一片开阔。他弯身向我,轻轻地抓住我的手臂。我注意到在他的拇指和食指之间那一小块皮肤上刺了一个新月的图案。这是一只作家的手。

——我们为什么老是跟对方走着走着就走丢了,然后每次都还再遇上。

——我们真的有在刻意遇上对方吗,我回答他说,还是我们只是来到这里,不由自主又撞在一起?

他没有回答。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土地更孤零零的了,他说。

——为什么说孤零零?

——因为他妈的这样实在是太自由了。”

- Patti Smith - M Train

- Kissしたまま、さよなら

凌晨两点:月光。火车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个远远的镇子的点点星火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忽不定。

当一个人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当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际,

他绝不会想起他在那里。

或者当一个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变成某些闪忽的火花,蜂群,

虚弱而寒冷于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强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轨迹》

1 / 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