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珍惜每一样哭泣的权力。你的妈妈说这不被允许,你也要听,然后哭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一样糟糕,我们应该让干涸与永不干涸的眼睛相互拥抱。妈妈从不说日子它太难熬,她只是慢慢把自己活老了,又偷偷生了儿子。你不会有儿子,你的死亡来得更早,走得更慢。你还有和年轻团聚的最后一句话的时间,说点什么,问候一句。我只想说我恨你,希望仇恨剥夺我下一次为人的机会,我要走一条别样的路,我还要晚走一天,再晚一天,再晚,直到你失去耐心,让我彻底死掉。

“等到我终于沉沉睡去差不多已经是早上了。有关于那个沙漠里的咖啡店,我做了另外一个梦。这一回牛仔就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一片开阔。他弯身向我,轻轻地抓住我的手臂。我注意到在他的拇指和食指之间那一小块皮肤上刺了一个新月的图案。这是一只作家的手。

——我们为什么老是跟对方走着走着就走丢了,然后每次都还再遇上。

——我们真的有在刻意遇上对方吗,我回答他说,还是我们只是来到这里,不由自主又撞在一起?

他没有回答。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土地更孤零零的了,他说。

——为什么说孤零零?

——因为他妈的这样实在是太自由了。”

- Patti Smith - M Train

评论
热度(6)

© - | Powered by LOFTER